传世sf-河北顶大食品集团

面向世界科技前沿,面向国家重大需求,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,率先实现直播APP科学技术跨越发展,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,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,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直播APP科研机构。

——「新浪中医 站无不胜 百站百胜」

首页 >中国健美操协会网

传世sf

2020-06-24 17:08:45 传世sf
【字体:

语音播报

  “大都督今日远行,临走之时,老侯爷都没能看上一眼,哎.....!”边上忽然传来一声轻叹,齐宁扭头看过去,却正是东海刺史陈庭。  两人之前虽然若即若离,也有过肌肤相接,但有些话儿自是不能说出口,但昨夜情投意合,便再无顾忌。  韦御江点点头,见齐宁毫发无伤,心中才放心下来,虽然很是奇怪这几天齐宁到底去向何方,但他毕竟只是刑部一名普通官员,也不敢多问。  夫人闭上眼睛,道:“我不说.....!”猛地感觉齐宁一只手竟是从毯子的缝隙伸入进去,已经握住自己的一处地方,身子一酥,哆嗦了一下,急道:“别.....别动,我....我说就是,你.....你可别胡来.....!”  韦御江皱眉道:“侯爷,这几日卑职一直在寻思到底漏了什么地方没有想到,可是.....!”  “所以就算那人比侯总管晚出发片刻,那也是有机会赶在侯总管之前抵达大营?”齐宁目不转睛,凝视韦御江问道。  黑虎鲨微微一笑,才道:“秦法曹到了此岛,见到了仓库里的兵器,才相信在下所言是真。”顿了顿,才继续道:“但是仅凭在下与秦法曹两人,依然不足以与沈凉秋对抗,更不可能将他的罪行曝之于世。”  驿馆之内特别的安静,听不到什么杂音,夫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然迷迷糊糊睡着,许久之后,等她睁开眼睛,发现四周依旧是一片寂静,屋内点着灯火,她用手臂撑起上半身,向窗外瞧了一眼,外面一片漆黑,显然是在深夜,这时候发现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压着,低头瞧了一眼,将自己身上盖着一条毯子。  “所以就算那人比侯总管晚出发片刻,那也是有机会赶在侯总管之前抵达大营?”齐宁目不转睛,凝视韦御江问道。

第一零零七章 金刀手腕  “你是说......!”  沈凉秋这时候已经快步过来,向齐宁道:“侯爷,这里便是选好的海葬之所,海葬仪式,便是在这里进行!”  “我.....!”  “歇息吧。”夫人耳边传来齐宁声音:“不用害怕,我就在这里。”  韦御江摇头苦笑道:“并非下官不禀报,侯爷最近辛劳过度,而且此番出海颠簸,身体确实不舒服。他刚睡下不久,这时候还真是不好打扰,沈将军,不如这样,等侯爷醒来之后,下官向侯爷禀明如何?”  “自然是欢喜的。”齐宁道:“你心甘情愿和我在一起,我又如何不欢喜?”贴近夫人耳边,低声问道:“那昨晚你快不快乐?”  韦御江望着沈凉秋远去的身影,目光深邃。  “已经过了子时,也都歇下了,没必要再折腾。”齐宁放开夫人的手,唇边泛起一丝笑:“你不用管我,好好歇息就好。”双手环抱在胸前,闭上眼睛,却不多说。  江易水冷笑道:“不过这一次北伐,楚国的君臣一定是小心谨慎。秦淮大战之后,楚国的国库空虚,这一次就算勉强凑齐军饷,只怕也打不了太久,如果在短时间内没有取得突破,迟滞在北汉境内......!”说到这里,眼眸之中竟然显出身神采来。

  “大都督过世,老侯爷心中悲痛,若见到大都督现在......!”齐宁也是轻叹道:“只添伤痛,倒不如不见。”  “不对!”齐宁忽然打断摇头道:“韦司审说的不准确。”  韦御江虽然担心齐宁安危,但这两日却并未空着。  “要求?”齐宁一只手在夫人纤细的腰肢摩挲,他清晰感受到腰肢之下的弧度向上迅速攀起,控制自己不要迅速抚上那饱满之处,贴在夫人耳边轻声道:“什么要求?”  夫人吹灭灯火,这才转身来,却并没有立刻过来,齐宁静静看着,以他的目力,此时虽然看夫人的脸庞十分模糊,但夫人的身形轮廓却还是看的一清二楚。  “稳住辛赐,盯住齐宁。”江漫天神情变得严肃起来:“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时间,京城那边已经传来消息,兵部已经秘密筹备北上作战的计划,楚国不会错过这次机会。”  齐宁提出的要求十分突兀,辛赐答应的也十分意外,在场众人都是有些发愣,毕竟都是在官场上混迹,心念电转,隐隐觉得事情似乎不大简单。  “侯爷,其实最让卑职疑惑的是当时澹台夫人为何不让侯总管解下尸首。”韦御江肃然道:“如果是夫人不相信大都督自尽,怀疑有人谋害,想要保护现场,那么即使沈凉秋后来赶到,也不应该放下遗体。”顿了一顿,皱眉道:“夫人倒似乎是有心要等到沈凉秋抵达,有他亲手解下遗体。”  江漫天“哦”了一声,才道:“将军应该明白,你我已经是同舟共济,同在一条船上,这条船一旦沉下去,落水的就不只是将军一人而已。”

  “你.....!”夫人脸上红润无比,昨夜虽然被齐宁折腾的辛累,可是却也从齐宁这里得到了充分的满足,她本就艳美的紧,一夜过后,就宛若久旱逢甘露,被滋润的愈发动人美艳,脸颊那两团红晕更是散发出光彩,声音也柔软中带着娇腻:“你这流氓胚子,说话.....说话就是不正经.....!”一想到昨晚两人柔情蜜意之时齐宁说的那些话儿,身上顿时又有些泛热。  “我不知道。”夫人轻叹一声:“我本不想那样,可是.....昨晚和你在一起,我心里却又很欢喜.....!”闭上眼睛,苦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”想了一想,终是再次睁开眼睛,与齐宁四目对视,声音轻柔:“那你....那你昨晚欢不欢喜?”  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  似乎是做了最后的决定,她将漂亮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隙,去瞧齐宁,见齐宁依然是坐在那里,动也不动,似乎是陷入深思之中,瞧那情势,似乎也没有要过来招惹自己的意思,不知为何,见此情形,夫人内心竟隐隐有一丝丝失望,她微转过身,背对齐宁这边,这般姿势将她曲线柔美的轮廓完全展露出来。  齐宁却是摆手道:“不急不急,还有最后一环,只要找到最后一块拼图,这件案子也就水落石出了。”微一沉吟,才问道:“都督府那边是否有人过来?”  “没有。”田夫人立刻道:“一切听侯爷吩咐就是。”这时候一股浓浓的困意袭来,齐宁看在眼里,道:“你先歇息吧,不妨事。”  田夫人身材丰腴,但却不胖,腰肢纤细,即使被袍子裹着柔美的娇躯,但无处不显出圆润流畅之感,丝质的绸子贴着她的肌肤,显得香肩圆润小巧,而胸脯的线条却又偏偏巍峨饱满。  “姓田的女人在东海没有敌人,但锦衣齐家却说不准。”沈凉秋道:“死在锦衣齐家手里的人不计其数,天底下只怕处处都有仇敌,若是东海有锦衣齐家的对手,绑架那女人,用以要挟齐宁,也未可知。”  “是小弟失言了。”江易水忙道,随即又低声道:“兄长,沈凉秋此人十分阴险,而且心狠手辣,我只担心,他真要是羽翼丰满,完全掌控了东海水师,到时候反倒不受咱们控制。”微皱眉头:“对此人咱们还是要好生提防。”

  沈凉秋目中寒光如刀,冷声道:“如果他没有怀疑我,也就不必安抚我,既然用此手段安抚我,岂不真的是已经疑心我?”  齐宁抬起手,挠了挠腮,微皱眉道:“这倒是一个问题,我还真没有想好往哪里去。”故意看了夫人一眼,微笑道:“不过这也不打紧,没有地方,我就在这地上打地铺也成。”  “原来如此。”齐宁道:“准备几艘船送过去?”  “你说的很清楚,当晚发生的事情,也就是如此了。”齐宁目光炯炯,轻声道:“韦司审,你是刑部干吏,而且到过现场之后,你一直都觉得事有蹊跷,怀疑大都督并非悬梁自尽那么简单。”  “我不知道。”夫人轻叹一声:“我本不想那样,可是.....昨晚和你在一起,我心里却又很欢喜.....!”闭上眼睛,苦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”想了一想,终是再次睁开眼睛,与齐宁四目对视,声音轻柔:“那你....那你昨晚欢不欢喜?”  驿馆是招待京中要员之所,沈凉秋作为军方的将领,若是没有得到允许,反倒是不能直接进入到驿馆之内,好在里面并没有让他等太久,韦御江已经迎出门来。  齐宁和辛赐对视一眼,都是皱眉,沈凉秋正色道:“入殓过后,便是为安,两位现在要开棺,断然不可。如果大都督泉下有知,知道你们要开棺我却无动于衷,那么日后在九泉下见到大都督,卑将无法交代。两位如果实在要开棺,那就请出圣旨,又或者有老侯爷的手书,否则.....恕卑将不能从命!”  “北汉的情势如今混乱不堪。”江漫天道:“但兵权如今也都掌控在北堂一族手中,无非是北堂一族争夺皇位而已。北汉的内乱,假以时日,终究能够分出胜负,一旦等到北汉内乱平息,机会也就错过,所以楚国绝不会坐视机会白白溜走,三两个月之内,很可能就会有动作。”  众人便这般枯坐良久,沈凉秋终于从帐外进来,拱手道:“侯爷,午时将近,一切都准备就绪,请侯爷和诸位大人登船出海,为大都督送行。”  “既然如此,那澹台煌为何会向朝廷举荐我为大都督?”沈凉秋目光锐利,若有所思道:“那老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”

打印 责任编辑:危奥维

?0?8 1996 - 传奇私服发布站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

联系我们 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