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世sf-本溪满族自治县众旺生态种养殖专业合作社

面向世界科技前沿,面向国家重大需求,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,率先实现直播APP科学技术跨越发展,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,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,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直播APP科研机构。

——「新浪中医 站无不胜 百站百胜」

首页 >中国健美操协会网

传世sf

2020-06-24 17:10:07 传世sf
【字体:

语音播报

  “若非是乱匪,为何神侯府要带人围剿?”赵邦耀肃然道。  隆泰将折子递到一旁,看向司马常慎,问道:“忠义候,冯若海所言,你可知是怎么回事?”  冯若海脸色大变,扭过头去,见到那侍御史神情肃然,也正瞧向自己,两人四目相接,胡庚唇角带着冷笑,冯若海却感觉浑身上下彻骨寒冷。  齐宁向隆泰拱了拱手,这才背负双手看着赵邦耀,道:“赵中丞,不久之前,我正走在路上,忽然瞧见一名柔弱女子手里拎着一只包裹,正拼命奔跑,在他身后,有四五名汉子正在追赶。”说到这里,才神情肃然问道:“当时我不知如何是好,赵中丞,如果换做是你,你会怎么做?”  黑鳞营是小皇帝允诺重建,但饷银迟迟不到,就等若是忤逆了皇帝的意思,齐宁知道自己倒也不必直接冲着户部去,只要向兵部索要饷银便是,本来已经打定主意当朝质问兵部侍郎卢宵,却想不到今日澹台煌也参加了朝会。  这胡庚手举奏折,执殿太监接了过去,呈给隆泰。  淮南王一党自不必说,而不少官员心里却都是想着,司马家的权势太盛,对当今天子也是一大威胁,树大招风,司马家虽然风光无限,但却也因此招来了许多人的嫉恨。  众人瞧过去,见到这出列之人乃是工部尚书皇甫政,有人心下便是冷笑,心想这一桩案子还真是热闹,双方的人马尽皆登场。  司马家最近可谓是深受隆恩,不但司马岚晋封为镇国公,那忠义候的爵位也是被司马常慎承袭,司马家如今是一公一侯,自大楚开国至今,还没有哪个家族享有如此无上的殊荣,而司马家非但加官进爵,这镇国公更是被先帝授予辅国之任,隆泰亲政之前,朝中诸事可是由司马岚亲自处理。

  齐宁理也不理,上前两步,拱手道:“皇上,臣齐宁参劾御史台中丞赵邦耀。其一,事情未明,信口开河,道听途说,以假充真。其二,神侯府的行动,并不受任何衙门干涉,赵邦耀身为御史台中丞,虽有上奏直谏之权,却无胡加干涉的权利,他对江湖事务横加干涉,越权不法,恳请皇上派人彻查,赵邦耀为何要如此越权胡为。其三,赵邦耀无人不参,看似刚直,却只为沽名钓誉,臣请皇上派人严加详查此前被赵邦耀参劾的官员,这其中或许有不少是被冤陷,还请朝廷给那些无辜受冤者洗脱清白。”顿了顿,才肃然道:“其四,赵邦耀行为诡异,臣请皇上派人调查,此人是否已经背楚投汉,成了国贼。”第五三八章 反杀  群臣又是一惊,心想今日朝会却是怎么了,这御史台赵邦耀第一刀砍向锦衣候,如今这户部侍郎砍出第二刀,竟是往司马家砍过去。  神侯府毕竟不是普通的衙门,若是西门无痕不必参加此等朝会,齐宁也不会觉得奇怪。  此前双方倒还显得相安无事,可是司马岚晋封为镇国公之后,谁都能感受到淮南王心中的不满,而淮南王一党,对司马家也是充满了敌意。  所有人都晓得,淮南王和镇国公双方酝酿已久,都是准备找机会向对方出手,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一阵居然是来的这么快,冯若海参劾司马常慎,事先当然不会有任何人知道,因此也就显得异常的突兀。  此前双方倒还显得相安无事,可是司马岚晋封为镇国公之后,谁都能感受到淮南王心中的不满,而淮南王一党,对司马家也是充满了敌意。  皇甫政俯卧在地,道:“臣......臣不能说!”  齐宁叹了口气,道:“赵中丞果然是正义凛然,不过那帮汉子一会儿被你叫做恶棍,一会儿被你叫做强盗,实在是冤枉。”  淮南王身体微动,似乎想要说什么,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话来,而澹台煌自始至终不发一言,靠坐在椅子上,此刻竟似乎真的已经睡着。

  冯若海脸色苍白,全身发颤,额头冷汗直冒,口中道:“胡说,胡说,你在污蔑本官......胡说......!”可是声音发颤,全无底气,只看他这副模样,众人便知道胡庚所言十有八九属实了。  齐宁道也没有心情和这样的人物纠缠下去,等到赵邦耀灰溜溜退到臣列中,齐宁也才回到臣列,从容淡定,就似乎刚才只是与人叙叙家常而已。  既然左右问难,群臣干脆都是低着头,默不作声。  群臣面面相觑,都以为司马家定会竭力辩驳,谁知道司马岚竟然一开口就主动承认,有人心里忍不住想,这司马岚难道是老糊涂了,冯若海费尽心机,就是要对付你司马家,现在倒好,你一句辩驳的话都没说,开口竟是承认此事,这岂不是将司马常慎推入火坑之中。  齐宁笑道:“王爷谬赞了。其实并非王爷没有想到,也不是满朝文武没有想到此策,王爷高瞻远瞩,只不过从前皇上从无提及大婚之事,咱们做臣子的,当然不能胡乱谏言,今日皇上圣明,让臣等畅所欲言,言者无罪,我这才斗胆直谏。”  齐宁若是金日一本正经辩解,只怕要被赵邦耀慢慢带进圈套里面,这赵邦耀吃的就是嘴皮子这碗饭,正要辩解起来,齐宁在嘴皮子上倒未必是赵邦耀的对手。  司马岚微微点头,道:“老夫却是早就知晓。”  群臣不少人微微点头,心想这小侯爷倒也有些见识,动气的水师确实是当今天下最强的水师,如果开入到内河,无论是大楚还是北汉,都没有与之匹敌的水军,真要如齐宁所言,东齐水师进入秦淮河内,那就真的是一道铜墙铁壁,无人可以跨越。

  许多人心下摇头,暗想这小侯爷难道是还没睡醒,朝会之上,怎地浑浑噩噩,赵邦耀却已经沉声道:“锦衣候,黑莲教难道不是乱匪?”冷笑一声:“神侯府前往西川剿匪,眼见便可荡平黑莲教妖孽,但侯爷却突然横插一杠子,让黑莲教死里逃生,侯爷如此纵容黑莲教,不知所为何故?”  镇国公司马岚咳嗽一声,道:“锦衣候,朝堂之上,这说故事还是不合时宜,若是......若是要说故事,可以散朝之后,你与赵中丞找地方再说。”第五三四章 沽名钓誉  隆泰微一沉吟,才问道:“父皇驾崩之前,并无安排入宫人选,袁老尚书,朕......朕对此并不知如何去办理?”  镇国公立刻道:“臣并不是这样说。皇上不知如何选择立后人选,老臣才让皇上可以请太后相助。皇家无私事,皇上的婚事,那也是国事,老臣愿意预几位老臣一同前往参见太后,请太后明训。”  而冯若海所说的六百倾田地不必缴赋,遍观整个义安,也只有司马家有如此能耐。  群臣都是错愕不已,心想这老国公看来是真的疯了,竟然主动要将自己的儿子送入到大狱之中。  此言一出,不少人都是微微变色,镇国公显然早已经明白齐宁的心思,骤然瞧过来,却听齐宁继续道:“皇上如果迎娶了东齐国的公主,立其为后,东齐人受我大楚如此恩荣,如果一点力气都不出,那也未免太说不过去了。”笑道:“而且到时候东齐公主真的成了我大楚皇后,有了这位公主从中撮合,东齐人至少会和我大楚走得更近,卢大人,不知本侯说得有没有几分道理?”

  群臣微有些哗然,窦馗上前一步,气势颇盛,咄咄逼人问道:“那下官敢问老国公一句,这明明是触犯国法之事,老国公乃是国之老臣,一心为公,为何却迟迟不曾向朝廷禀明,反倒要帮着司马常慎隐瞒此事?”  隆泰看过信函,脸色更是变的冷厉起来,却并不说话。  朝中重臣看在眼里,心下都微微吃惊,暗想今日只怕要闹出大事情来,这冯若海明显是有备而来,备有充足的证据,看来为了今日参劾司马常慎,冯若海这边却也是做足了功夫。  澹台煌摇头道:“这条路我走过无数次,这兴许是最后一次了。”  群臣都是面面相觑,瞧着淮南王和齐宁互相夸赞,心下都想,看来不单只淮南王不想看到司马家的人为后,这锦衣齐家也不想看到司马家势力膨胀,所以两人瞬间就达成了默契,在这件事情上暂时结成了同盟。  谁也没有想到,这冯若海竟敢在朝会上直接参劾司马常慎。  司马岚躬身道:“老臣遵旨。”微转身道:“诸位可有急奏上呈?”  齐宁笑道:“不错,可是如此一来,我大楚依然得不到休养生息的机会。”  而冯若海所说的六百倾田地不必缴赋,遍观整个义安,也只有司马家有如此能耐。  “我一开始也是这样认为,可是后来才知道,其实那柔弱女子是个惯偷,那几名汉子在外地为人帮工,得了些银钱要返乡看望父母妻儿,谁知道半道上被这惯偷偷了包裹,所以他们拼命追赶,是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。”冷冷一笑,道:“赵中丞幸亏当时不在场,否则岂不是纵容惯偷,冤枉好人?”

打印 责任编辑:危奥维

?0?8 1996 - 传奇私服发布站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

联系我们 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